相亲初体验:年过三十误终身?

央视网消息:杨筱最近有点烦。一想到马上就要过年,而自己却还是单身一个人,他的两道眉毛就不由自主地拧起来,在眉心挤出一个“川”字。

去年自己迈进了“三十多岁”这个门槛,随之而来便是长辈们无休止的催婚。上一个春节,他先是在大年初一的奶奶家聚会里被姑姑大爷们絮叨了一整天,又在大年初二去姥姥家聚会时接受了舅舅姨们的一通“心灵洗礼”。想想二十八九岁时,虽然大家也在唠叨找对象这点事,但明显没有这么焦虑。“年过三十”这四个字好像有魔咒,一旦以单身状态达成了这项“成就”,迎接你的一定是父母和七大姑八大姨无休止的“关怀”。

为了过一个平静的春节,一直都很排斥相亲这件事的杨筱,决定硬起头皮,去相亲角里转一转。

由于周六偶尔还要加班,周日就成了他的法定补觉日,不睡到午饭时间被饥饿叫醒绝不起床。然而这个周日他却早早就被闹钟叫醒,一番仔细地梳洗后,挑了一件自从北京气温降到5度以下就再也没穿过的风衣,披上就出了门。

1.

相亲初体验:年过三十误终身?

天坛相亲角(资料图)

他的第一个目的地是天坛。每周日上午,这里都会有无数老年人汇聚在这里。他们的目标都是同样的——给自己单身的闺女儿子,挑个对象。

在这样一群老人之间,杨筱这张年轻面孔一出现就引起了众多目光。很快,一个大妈就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,开始了一连串热情地问候:“小伙子,来找对象的啊?哪里人啊?做什么工作啊?想找个什么条件的啊?”

“31了,北京人……”自报家门刚开了一个头,已经在周围支了半天耳朵的几个大爷大妈立刻围了上来。手里举着印有自家闺女个人条件的A4纸,试图排上一个和他聊天的机会。这让杨筱有点想笑。在自由恋爱的世界里屡屡折戟,倒是在相亲场上陡然成了“香饽饽”。那些存在于眼前的A4纸之上的姑娘们,看上去条件都不算差,便挑了几个面容看上去和善可亲的老人,细聊了聊。

很快到了中午,老人们逐渐散去。杨筱看了看手里捏着的五张纸条,觉得收获颇丰,便准备动身回家。这些姑娘条件都不算差,他盘算着春节前这几天好好聊聊,总有一个能聊得来的吧。等到过年,全家聚餐时好歹能拿出来搪塞一下。万一运气好进展快,没准儿还能带上一起去家里露露脸,这个年目测就能少听不少唠叨。

刚刚迈开脚步,他又被一个大爷喊住了。在刚才他被团团围住的时候,这位大爷一直在不远处看着他,却到这会儿才上来攀谈,“小伙子,我有个侄女,挺漂亮的,人也优秀,你要不要了解一下?”

大爷的侄女今年33岁。看了看照片,确实清秀可人。不过这年头修图技术发达,杨筱倒是没对照片太上心,加上并不想找年龄比自己大的,听了两句介绍,就想婉拒。谁知大爷热情得有点过分,似乎是看出来他想离开,于是话锋一转问他,“你是第一次来相亲么?下午中山公园还有活动,比这里规模更大,我现在要去呢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
杨筱看这老人年龄挺大,头发都花白了,走路也有些不稳健,不愿意拂他的好意。想想自己也没啥事儿,再去中山公园转一圈也好。人多路多,多聊几个成功率还高点。于是表示自己开车来的,邀请大爷搭自己的车同去。

大爷虽然腿脚不灵便,但一说起自己单身的侄女,立刻精神头十足嘴上滔滔不绝。在从相亲角走到停车场的路上,他已经把女孩的条件介绍了个明明白白:北京姑娘,自己开公司开了好几年,有房也有车,长相不错,家庭背景也好,就是太忙了耽误了找对象。“你说女孩子三十多岁了,天天光忙着赚钱有什么用。前几年催她她不上心,现在想找了,都这么大了,找也找不到了。小伙子我看你挺好,要不你俩直接通个话吧。”说罢便拿起了手机准备拨号。

杨筱赶紧拦下了大爷:“您这也刚刚认识我,我的具体情况您也不知道呢啊,怎么就确定我‘挺好’了?”

“你看看这公园里这么多人,都是老人给孩子相亲的,像你这样自己亲自来的太少了。你能自己来,一个是勇气可嘉,我很喜欢。再一个也证明你真的着急。这些相亲的老家儿啊,好多都是爹妈着急,孩子不急。”大爷叹了口气,“就中山公园那,我认识个老头儿,他都跟这儿逛了十来年了。他一来,大半个相亲角的人都认识他。从儿子三十就在这儿找,现在儿子四十多了,还没找到呢。介绍的不是不上心就是看不上。你说这样的怎么弄啊。”

车至中山公园,杨筱转了一圈见没地儿停车,便把大爷放在公园门口,而后先回家了。临别前,大爷到底还是盯着他加了侄女的微信。并再三叮嘱:“男孩子要主动点,你要觉得她还行就多聊聊。万一你俩要是不成呢,你有什么单身的朋友记得给她介绍一下啊,条件真的挺不错的!”

2.

到家吃了口饭,杨筱便拿着早晨收集来的纸条,逐一给姑娘们发信息。他简单介绍了自己的情况,并附上了自己的微信号,临发前想了想,又在最后加了个“呲牙笑”的表情。而后他便举着手机等着姑娘们加他微信。

等了半天没见回音,杨筱翻回去看了看自己发的短信,也没觉出有什么说得冒失不合适的。又仔细想了想,发了第二轮的短信:“如果觉得我的条件还可以,也可以把您的微信给我,我加您。”

又等了足足一个小时,终于收到了一条申请添加好友的信息,杨筱忙不迭地就点了通过。“头像是你本人照片?”姑娘第一句话就问到。

“嗯,是啊。”

“挺精神的啊,我看你介绍说自己31了,怎么找不到对象呢?”

“嗨,缘分没到呗。我看你朋友圈里照片了,也挺漂亮的,你想找个什么条件的?”

加他的这个姑娘27岁,从照片看起来,是个活泼外向型的,朋友圈里最多的是各种聚会的合影。姑娘说觉得自己还不算“大龄剩女”,就是父母忒着急,天天惦记着赶紧给她找对象。

俩人聊了几句,互相介绍了下自己的基本情况后,杨筱又问了她最开始的问题:“你想找个什么样的?”

“随缘呗。反正得是能玩儿到一起的,剩下的就看感觉吧,我也不着急呢。那什么,我晚上有个局,我先去收拾收拾出门了啊。认识你很高兴,回头再聊。”

“好的,认识你我也很高兴。”杨筱说完这句,姑娘的信息便再也没回过来。

3.

一直到吃过了晚饭,陪父母看完了《新闻联播》,都再也没有其他人的信息发来。杨筱不甘心地拿起那几张纸条,逐一确认了每个人的电话号码。发现确实没有发错的,心里一下子就充满了挫败感。

在床上瘫了一会儿,他突然想起早晨被大爷“逼着”加的那个微信,便给对方发了个打招呼的信息。这次,回复倒是很快就来了。

由于白天大爷已经向双方都详细说了对方情况,跳过自我介绍和客套互捧的两个人很快就聊到了正题。杨筱又抛出了那个终极问题:“你条件这么好,想找个什么样的啊?”

“上进,实诚,能过日子的。”姑娘回答。

“听你大爷介绍,你条件非常好啊,这么优秀的姑娘,就这么简单的条件吗?有没有具体点的,比如收入啊,年龄啊,长相啊,什么的?”

“没有,我不太看中那些。我这岁数也大了,太挑剔的话就更不好找了。”

“那你头几年怎么没找啊?”

“二十多岁的时候忙着创业,忙得实在没空谈感情。等到最忙的那几年过去了,想结婚了,岁数就大了,比我大的条件好的都结婚了,比我小的也不一定愿意找比自己大的。对了,你也比我小,你对比自己岁数大的不介意吗?”

杨筱犹豫了。回复说介意吧,估计就没得聊了。说不介意吧,又不太真实。况且他仔细想了想,自己介意的可能不仅仅是对方大自己两岁的事儿,还有对方比起自己,在条件上明显的优越。他觉得自己是个很传统的男人,还是更喜欢找一个比自己弱势一点、会对自己有崇拜感的女孩。和这个姑娘的未来结果,似乎已经可以一眼望知。

他突然有点迷茫,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什么。就为了赶紧找个能在过年时堵家里人嘴的挡箭牌吗?还是百无聊赖中的一种漫无目的的闲谈。那这样做,又有什么意义呢?

杨筱没有再回信息,姑娘也没有再对他说什么。他让大脑放空,闭着眼静静地躺了会儿。突然手机响了,微信里是一个哥们儿传来的信息:“筱儿,我这儿有个姑娘,条件挺好的。你也该赶紧找个对象了,这姑娘正经不错啊,我们这儿正跟簋街吃饭呢,你赶紧来,给你介绍介绍。”(文/刘畅)

点赞&收藏:
收藏

评论前必须登录!